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ag竞咪厅规则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安置-二满对老兰说:“我还你钱吧

【王思聪被执行和解】

二滿快速地在安置樓房前的小河上攔起一個小水渠,下端用一塊大大的竹籬笆圍住。

李二滿前前後後跟了老蘭幾天,最後妥協說只賣魚,因為他太喜歡吃魚了。再說賣魚簡單,電子秤自動算賬。老蘭答應了。但問題是進魚需要本錢,這個錢哪裡來?李二滿先開口了,要老蘭借他錢。他說萬一賣魚賠了,他早起晚歸去老莊子放羊掙錢還給老蘭。

“一個單身漢子,整天在山溝里和羊一起,太孤獨。這裡熱鬧。”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28日08 版)

李二滿是首批住進安置房的。安置房在大深山裡千挑萬選出的一塊盆地上。四山合抱,溪水繞山。十幾個單元的安置房建造得錯落有致。整個安置房可容納幾百人。二滿這樣的貧困戶都住了進去。

李二滿學會了進魚。同時,他在賣魚的過程中也學會了互通有無:老張頭笑說想吃魚但沒錢,二滿說,把你的花生米拿點兒來換。這個先例一開,二滿家裡雞蛋、大米、大豆、小豆等等都有了。

榮香對面的七嬸說,你賣油條我弄點豆漿來配。

老蘭聽後沉默了一會兒,沒有回答借還是不借。三天后, 老蘭用拉魚的專用設施為李二滿弄了兩百斤活魚。

七嬸買榮香的油條,榮香買七嬸的豆漿。有時油條、豆漿直接互換。

沒過幾天,各種吃食在一家家安置房中出現,漸漸齊全豐富。

他雖四十了,但有一身使不完的勁兒,那雙又大又蠻的手永遠閑不住。他看不起那些天天袖著手東晃西逛的人。

一段時間的拾掇打理,每一戶都有點城裡人家的感覺了。大伙兒於是清閑了一些。清閑的同時,也深感這屋子內,尚缺點什麼。想去拔一棵菜,園子遙遠;想掏幾個雞蛋,雞窩不在身邊;想儲一點糧食,瓦缸扔了。

二滿的賣魚生意做得越來越大。二滿的日子也過得越來越充實,越來越快樂。

開頭那天老蘭親自坐鎮,教二滿如何使用電子秤。用電子秤,二滿半天學會了。

老蘭再一次光顧,是讓二滿跟他去進魚,並交代以後都由二滿自己去進貨。

二滿日夜守在河邊,一邊逗魚一邊賣魚。五天不到,一渠魚賣完了,他把賣魚的收入一分不少地報告給老蘭。老蘭沒說賺了還是虧了,又去弄了兩百斤魚。

第三次進魚時,二滿對老蘭說:“我還你錢吧!”老蘭盯著他問:“你不賣魚了?”二滿不解地問:“為啥不賣呀?”老蘭未回答,轉身又去進魚了。

好長一段時間,大家都陶醉在這夢中都想象不出的房屋裡。撫撫牆壁,摸摸地板,滑溜溜的,生怕划了。經濟寬裕一點的還會置辦些新傢具。

“那你現在為啥不去老莊子放羊掙錢?”老蘭問。

白菜、蘿蔔、魔芋、豆腐……一家一個品種,在安置房廣場四周有序擺開。張嬸子的白菜換李嬸子的蘿蔔是一斤換一斤,換周嫂子的魔芋是四斤換一斤。廖嬸子顯然是忙壞了,因為她的豆腐,老爺爺老奶奶們喜歡;她的豆乾豆豉豆腐乳,有獨家秘方,老少皆愛。但廖嬸子並沒因需求多而抬價,一直守住最初的換法。老人孩子誰要是幫了她一把,走時定會送一把香噴噴的豆豉。

不過,李二滿也有他的可貴之處。

一天早上,榮香在樓道口放了一筐自炸油條,六歲的兒子喊:“賣油條啰!”一會兒,油條被一掃而光。

在第六次進魚的時候,老蘭說可以還他錢了。李二滿把賣魚所得的錢全部掏出。老蘭拿了其中一小部分,然後對二滿明明白白地交代:“我的錢你已經還清了,以後掙的全是你自己的了。”二滿攥著一把錢愣在那裡,他不相信自己已經掙了這麼多,他還想塞給老蘭一些,但老蘭早已跨上摩托車不見了人影。

李二滿從這種情景中受了啟示,也看到了商機。夜晚,他躺在床上想:這個山溝一下子豎起這麼多樓,樓內一下子住進這麼多人,開個店肯定有生意。他想開個小賣部,開一藥店,開一理髮店,開一洗衣店,開一修指甲店……他想了長長一串。二滿也明白,想得再多自己也只能開一個店。

他向包聯幹部老蘭說出想開店的想法。老蘭愣住了。這不僅是一個資金問題,更重要的是能力問題:李二滿長得人高馬大,但他文化水平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