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ag竞咪厅规则首页 >>体育新闻>>正文

文骏世锦赛-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是中国田径没有刘翔后的第一届世锦赛

【重阳节】

“師兄叫我別緊張,放輕鬆,”這一段交流來自最近兩位闖入田徑世錦賽男子110米欄項目決賽的中國選手之間,而這兩場決賽已相隔了8年之久。

“前三屆世錦賽都是一名看客,心裡肯定還是非常遺憾,今年的突破也是對這麼多年以來的一個鼓勵,讓我知道堅持沒有白費。”

盧日尼基體育場的一個上午,教練孫海平也表示,劉翔和謝文駿有很大的不同,劉翔屬於能夠自己調動自己的運動員,而謝文駿則比較慢熱,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調整,“訓練劉翔的方法,不能全部運用於謝文駿身上。”

隊友也能感受到二人之間的差別。曾和劉翔並肩征戰2011年大邱世錦賽的江帆後來與謝文駿組成了男子110米欄的“雙子星”,“大邱時候半決賽和決賽都是我把翔哥(劉翔)送進賽場的,當時他眼神中流露的霸氣讓我在旁邊都直哆嗦,”江帆回憶。

因為這不是謝文駿會做出的選擇。即使已不在公眾的視野中,他卻還沒有放棄自己。在二十七八這個並不算年輕的年紀,謝文駿決定跳出舒適區、改變自己。改變從來都意味著坎坷,他的第一步攻欄也由八步改為七步,打破了以往多年來的習慣,為此,他去年還專門投奔世界紀錄保持者梅里特的教練,幫助自己完善技術。“更生”過程中,謝文駿經歷了成績不佳、傷病發作等重重困難,但他始終沒再回頭。

作為奧運會冠軍、世錦賽冠軍、前世界紀錄保持者,劉翔的成就實在無需贅述,“誰說黃種人不能進奧運前八”的豪邁言猶在耳,身披國旗躍上奧運冠軍領獎台的一幕至今盪氣迴腸,大阪世錦賽創造的“第九道奇跡”甚至成為了固定的詞條沿用至今,用來形容在第九道跑出好成績的中國選手。

8年之中,中國田徑重點發展的“短跨跳”項群取得了令人驚嘆的成就。蘇炳添、謝震業先後叩開了10秒的大門,成為了世界大賽“飛人大戰”中的常客;王嘉男、張國偉分別在北京世錦賽的男子跳遠和男子跳高項目中奪得銅牌和銀牌,書寫著屬於自己的歷史;老將董斌在里約奧運會上爭得男子三級跳銅牌,年輕的薛長銳在倫敦世錦賽中將撐桿跳世界冠軍拉維涅驚出一身冷汗,不斷為各自的項目帶來新的榮耀。唯有謝文駿代表的跨欄項目在世界大賽中顆粒無收,甚至難以躋身決賽,仿佛陷入無盡的黑暗。

可是這樣又有什麼不好呢?雖然無法在世界大賽上有所建樹,但他依舊是全亞洲最好的跨欄選手,他已經贏得了一次亞運會冠軍和一次全運會冠軍,未來還有可能再獲得一次亞運會冠軍和一次全運會冠軍,即使現在退役,他的成就也已經是無數運動員所夢寐以求的。為什麼不能就這樣下去呢?

“從進隊和他一起訓練開始我就一直努力向他學習,努力向他靠攏,”謝文駿並不掩飾自己對劉翔的“崇拜”。然而除了榜樣和鼓勵之外,這位世界冠軍師兄帶給謝文駿的還有無形的壓力。

重新喚起的熱情又重新被冷卻,一次次希望變失望之後,不少人逐漸意識到,可能謝文駿永遠無法接班劉翔。比較二人之時,當“找相同”變成了“找不同”,往往意味著信心崩塌的開始。這種失望逐步要變為冷漠和忽視,雖然謝文駿依然在國內甚至亞洲不斷拿著冠軍,但大家已經不再care了。

但無論怎樣,這一成績都意義非凡,它既是對於中國跨欄8年漫漫長夜的終點,也將激勵謝文駿繼續奮步向前。“相比從前現在更加認清了自我,對自己身體和技術的掌控更強了一些,外教也給了我一些很多不一樣的東西,”謝文駿說,“當然如果沒有師父(孫海平)給我打下的良好基礎,我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績。”

這一切在10月2日這個激動人心的夜晚給出了新的答案。謝文駿在半決賽中以13秒22強勢晉級,終結了中國選手8年來無人進入世界大賽跨欄決賽的歷史。兩個小時後的決賽,他又以13秒29第四個撞線,創造了自劉翔之後中國選手在直道項目中的最好名次。

但謝文駿不是劉翔。2013年莫斯科世錦賽是中國田徑沒有劉翔後的第一屆世錦賽,代表中國隊出戰男子110米欄的謝文駿和江帆自預賽中鎩羽而歸,特別是謝文駿僅跑出13秒59的成績慘遭淘汰,給人當頭一棒。

在世錦賽之後,謝文駿想給自己放個小假,但隨後就要趕赴美國隨外教繼續訓練,“如果想要爭奪獎牌的話至少要跑到13秒10左右,所以我現在還是有0.1秒的目標。”

2011年的大邱世錦賽上,劉翔被古巴選手羅伯斯“牽手”後摘銀。此後長達8年的時間里,在這個國人有著深厚情結的田徑項目中,再沒有中國身影出現在世錦賽決賽的賽場上。

這種忽視又是什麼樣的滋味。16年裡約奧運會再度止步預賽,謝文駿意識到再這樣下去不行了,“如果不改變,我可能也就是13秒30的水平了,”謝文駿說,“我的職業生涯可能也就這樣了。”

因此,當劉翔在“倫敦碗”內傷退後,“師出同門”、進步神速的謝文駿就被大家寄予厚望。在那個夏天,首次征戰奧運會的他就在半決賽中跑出了13秒34的個人最好成績,距離決賽僅有一步之遙。2013年5月,他又在鑽石聯賽上海站中以13秒28刷新個人最佳。越來越多的人相信,謝文駿有能力續寫中國在110米欄的光榮傳統。自出道以來,他就被冠以“劉翔接班人”的稱號。

多哈時間10月2日晚8時15分左右,北京時間10月3日凌晨1時15分,謝文駿收到了劉翔發來的一條短信,此時他剛剛結束了男子110米欄半決賽的爭奪。

更為重要的是,劉翔使國人對跨欄項目有了“情結”。至少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奪冠到2012年倫敦奧運會後遠離賽場那一段很長的時間里,男子110米欄項目在不少國人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要超過男子100米,那個博爾特當時正在創造歷史的項目。在當時,“八改七”成為了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而從阿蘭·約翰遜、杜庫里、羅伯斯到大衛·奧利弗、理查森和梅里特這些劉翔一茬茬的對手們也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明星。上海黃金大獎賽如今升級為鑽石聯賽已有10年,儘管劉翔退役多年,但男子110米欄幾乎依舊是每一年的壓軸項目。

與霸氣十足的劉翔相比,低聲細語的謝文駿在賽場上的感覺總是“不溫不火”,2014年奪得鑽石聯賽冠軍後在新聞發佈會現場的一聲尖叫,是他在公開場合罕見的情感宣泄。那一場比賽,他以13秒23的個人最好成績力壓羅伯斯、奧利弗等高手奪冠,重新喚起了人們的信心。

海闊天空,在勇敢以後。今年4月在多哈進行的亞洲田徑錦標賽上,他以13秒21時隔5年再創個人最佳,隨後的鑽石聯賽上海站中,他又把這一成績提升了0.04秒。7月,當他在鑽石聯賽倫敦站力壓世界冠軍麥克勞德奪冠時,所有人都意識到,當年那個“劉翔接班人”終於要來了。本屆多哈世錦賽,大家更多的是期待,期待他能把握住這個機會。而第四名的成績也不負眾望。

衝過終點線後,躺在跑道上的謝文駿關註著現場的大屏幕,“我在想到底算好還是不好呢?畢竟獎牌就那麼近,就差那一腳,但是第四名說差也不能算差,”謝文駿說。

不過事後看來,那一場爆發更像是那些年謝文駿狀態的一次“迴光返照”,在隨後3年多的時間里,他都沒有能夠跑進哪怕13秒30以內,並先後未能闖進北京世錦賽、里約奧運會和倫敦世錦賽的3項大賽決賽。

等了8年,劉翔遞出的“接力棒”似乎終於找到了新的主人。漫長的求索路上,從被寄予厚望到被人淡忘,再到最終破繭成蝶,只有謝文駿自己明瞭其中的艱辛。

“未來的路還很長,還有很多的汗水需要付出!”賽後,謝文駿在微博上也感謝了支持他的人,對於他來說,未來還有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