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ag竞咪厅规则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乘客演员-袁泉回到现实生活中都有一种职业惯性

【社保】

採寫/新京報記者 滕朝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乘務長是一個專業性很強的工作,開拍前,袁泉和其他演員進行了三個月的專業訓練。這時她才發現原來乘務員每一個微小的動作,都有技術含量。“如何在狹小的空間里服務時不會妨礙到乘客,跟乘客說話的時候要蹲下,每個動作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

袁泉是京劇科班出身,11歲時考入中國戲曲學院附中,學習了7年的京劇表演,之後做了演員。她還喜歡畫畫,平時在家畫一些裝飾畫;熱愛音樂,發行過幾張專輯;演過《暗戀桃花源》《簡·愛》等話劇……“我有時候在想,如果我當時沒有做演員,也一定會是一個熱愛音樂、熱愛電影、熱愛戲劇、熱愛繪畫的人。”

2017年的熱播劇《我的前半生》中,袁泉飾演的唐晶圈粉無數。

電影拍完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袁泉回到現實生活中都有一種職業慣性。早上漱口,拿起大瓶的水,她不會再像以前一樣雙手倒水,而是將大瓶的水放在胳膊上,利用前臂的支撐,一氣呵成完成倒水的動作。“有一天當我發現這一點的時候,突然覺得好像職業感這個東西在我身體里產生了作用。”作為乘客上飛機,她也會恍惚自己應該站在迎接口的位置,感覺自己已經是他們中的一員。

根據2018年川航3U8633航班迫降事件改編的電影《中國機長》,截至發稿時票房已突破20億元,成為目前排片最高影片。片中袁泉飾演乘務長畢男,危急時刻她臨危不亂,在機艙內安撫乘客情緒。一次路演現場,袁泉問觀眾的觀影感受,眼睛里閃著光。有網友評論:《中國機長》里戳中我的,就是袁泉的這雙眼。正是這雙溫柔中帶著堅毅的眼神,讓片中119名乘客感受到了安全感。

作為演員,袁泉的起點很高。中戲讀書的時候,就參演了首部電影《春天的狂想》,憑藉周小玫一角獲得第19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配角獎,之後又憑藉《藍色愛情》和《美麗的大腳》分別獲得第8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第2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配角獎。袁泉承認自己很幸運,“沒有經歷過遞簡歷,到處跑組的狀態。”起點雖高,但她卻十分低調。2017年熱播劇《我的前半生》中的職場女強人唐晶一角,讓她獲得了很高的人氣,但她並沒有趁熱打鐵大批量地接戲,依然順其自然,沒有合適的角色,就好好生活,“沒有生活,你就沒有辦法去塑造角色”。

“這也是作為演員的幸運吧,通過拍攝這部電影跟這個職業有了一種很默契的連接。”袁泉自豪地說。

導演劉偉強評價這場戲:“不是簡單的對白能壓下去的,要靠整個人的身體語言、眼神、氣場。”氣場除了角色本身帶給觀眾之外,也與年齡、閱歷有關。如今42歲的袁泉,身上多了一些歲月的沉澱。年齡對她來說,象徵著一種收穫。她不覺得精彩的東西只是局限在人生的某一個年齡段才有,“每個年齡段都會有,經歷越多,其實是越來越豐富”。

其實,在袁泉看來,所有的藝術門類都是相通的,特別是學習京劇的這段經歷給了她很多滋養,也讓她領悟到做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功是不能不練的。“一個演員的機遇是可遇不可求的,處在一個被選擇的狀態。但是當你不拍戲的時候,其實你有大量的時間是要去做準備的,這種準備本身就是你的生活。”袁泉說。

不拍戲的時候,袁泉和普通人一樣逛街買菜做飯。

對於接戲,她堅持一貫的原則——順其自然,有合適的角色就去拍,沒有,就好好地生活,“生活里除了工作,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除了工作,還有很多事可做在《中國機長》的拍攝現場,張涵予、歐豪、杜江三人坐在駕駛艙里,等戲的時候,張涵予就唱京劇,另外兩個人也接不上,只能作為聽眾在一邊捧場。有一天,三個人後面多了一個人,張涵予唱什麼對方都能接上來,回頭一看,原來是袁泉。

電影開拍前,為了塑造角色,袁泉與其飾演的乘務長原型畢楠有過多次交流。最初,她還帶有一點試探性,因為她不知道遭遇了這種極端事件後,再去問一些細節,會不會傷害到當事人,給對方帶來一些負擔。但袁泉發現身為成都人,畢楠其實是一個直來直往、特爽朗的人,對於當時在飛機上發生的每一個細節,作為乘務長該如何應對,都做了詳細講解。當時他們面對突發事件所做的反應,其實都是出於職業本能,是長年累月訓練的結果。這給了袁泉表演上很大的底氣。

年齡,是一種收穫《中國機長》上映後,“袁泉演技”上了熱搜。在這部以男性角色為主的電影中,袁泉每句臺詞都帶有飽滿的情緒,一個眼神帶領觀眾迅速入戲。

《中國機長》和這個職業有了默契的連接2018年的一天,袁泉坐在出租車上,廣播里正在播放幾個月前川航3U8633迫降事件將要改編成電影的消息,她正好奇誰來扮演機長的時候,聽到了張涵予的名字。當時她只是一個聽眾。第二天她就接到了導演劉偉強的電話,她從一名聽眾變成了一位乘務長。

片中袁泉散亂著頭髮,戴著氧氣面罩,眼神深邃且犀利,短短的幾秒就將飛機遇險的驚心動魄傳達了出來。

飛機出現問題後,袁泉有一大段安撫乘客的臺詞:“從飛行員到乘務員,我們每個人都經歷了日復一日的訓練,就是為了保證大家的安全……”拍完後袁泉看回放,並不滿意,覺得自己的情緒有點過,又來了一遍。她知道自己要沉著,可是那一刻能感受到心裡的一絲慌張,“我相信真正的乘務員不會的,他們已經歷練到能在瞬間把自己的恐懼放下,以絕對的信念帶給大家希望。我們經過短暫的培訓,根本無法真正達到他們長年累月的飛行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