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ag竞咪厅规则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风语宏鹰-鼎晖投资、宏鹰投资分别加持400万股、335万股

【圆明园马首回家】

在上述區間,其股價曾有12連板的上市“開門紅”,一度從9.77元/股漲至41.31元/股。此後,其市值一瀉千里,從121億元跌至38億元附近。然而,投資機構對這家公司的態度卻在這段時間內明顯出現分歧,主要是在一二級投資機構中分化。

風語築日K線圖(上市首日至2019年11月14日)

牛妹從風語築相關財務信息中發現,2017年年報階段,公司1年至2年賬齡的應收賬款占總應收賬款額比例為24.64%,3年至4年賬齡占總營收賬款額比例為2.06%;不過僅隔一年後,前者比例下降至15.88%,後者比例卻上升為3.42%。與此同時,公司營業成本上升,較2017年年報時的10.70億元上升至2018年年報時的11.93億元。

不過就在一年後,情況發生了大變。據東方財富Choice統計,截至2018年底,持倉風語築的公募基金數量已驟降至10只,前述3只股票型基金均已不在公募持股序列之中。

有意思的是,公司凈利潤卻在2018年出現同比上升。不過有分析人士指出,股票投資將基於業績預期在未來中短期內做佈局,而風語築顯得後勁不足。“倘成本進一步壓縮盈利空間,未來大概率市值會受業績增速下降而拖累。”前述私募人士說道,但由於創投機構此時的風險邊際成本較低,形成低吸也屬於正常的投資或投機行為。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300059,股吧)Choice截圖

據牛妹統計,截至目前,鼎暉投資、宏鷹投資尚有大約1.28億和1億元投資成本有待回收,而僅以11月14日收盤價14.27元/股計算可兌現收益,二者持股市值大約在2607萬元(鼎暉投資182.66萬股)和1427萬元(宏鷹投資100萬股)。如果股價沒有較大起色,創投機構的這筆投資買賣極有可能成為賠本的生意。

公募大舉離場,創投蜂擁加持

一則董事長被刑拘的消息讓風語築(603466,股吧)的市值再次下挫,這讓已經處於投資失利的創投機構雪上加霜。

有分析人士就認為,風語築的經營被動性明顯,高齡應收賬款占比推高是制約其回款效能的影響因素。上海某私募人士告訴牛妹,該公司同各級政府部門的合作較多,“雖然不易發生壞賬損失的風險,但囿於項目驗收、項目決算周期相對較長,會導致公司應收賬款賬齡較長,應收賬款規模及占比增長。如果地方政府或相關客戶出現資金緊張的狀況,公司應收賬款規模及其相應占比就有可能處於較高水平。補救方式就是動用其他運營資本,推高成本,影響盈利。”

公開資料顯示,上述3家機構是風語築上市前的機構投資人,也是這家公司僅有的3家創投機構股東。那麼,在公募基金大舉離場之時,創投股東為什麼卻逆勢而上呢?

具體來看,鑒於上述3家創投機構分別在公司股價逢低時加倉,三方的投資成本進一步上升。據牛妹不完全統計,2018年二季度,該公司股價均價在49.54元/股,鼎暉投資、宏鷹投資分別加持400萬股、335萬股,購置成本分別大約在1.98億、1.66億,疊加風語築上市前的投資金額,總計投資成本大約為2.28億、1.92億左右。

但在股價表現上,受此影響,11月13日個股跌停;11月14日股價報收14.81元/股,下跌3.65%。事實上,從今年10月份開始,公司股價已經開始新一輪下跌,而此次事件徹底將公司股價拉至50日均線以下。且在外界看來,如果公司經營受到本次事件牽連,隨時間推移,公司市值或將進一步被打壓,屆時機構的總投資收益有可能因此而被消耗。

從風語築(603466.SH)的股價走勢可以看到,這家公司的股價早在2018年10月底就探底至13元/股附近,距離上市首日(2017年10月20日)剛好過去了一年。

而更有意思的是,同一時間,一級市場的創投機構卻開始發力了。風語築2018年中報信息顯示,上海鼎暉百孚財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暉投資)、上海宏鷹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鷹投資)在2018年第二季度分別加持風語築400萬股、335萬股;另一家上海勵構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勵構投資)更加持了1000萬股。

具體來看,公募基金撤退意願明顯,而伴隨風語築上市的創投機構卻偏偏低吸加持。2017年年報顯示,持倉風語築的公募產品多達57只。在那個固收、混合型基金占據主角的年代,能被股票型基金盯上且重倉持有並不鮮見,風語築就是其中之一。

每經記者 任飛每經編輯 肖芮冬

牛妹發現,安信消費醫葯、鵬華養老產業、安信價值等重點投資股票的公募基金,曾紛紛重倉對其持有。此外,亦有多家公募機構的分級產品將其列為跟蹤標的。Choice統計顯示,彼時的持股機構種類中,公募基金占到了九成以上的比例。

然而,隨著風語築目前的股價表現,結合近期出現的風險事件,公司市值繼續下挫。11月12日晚間,風語築發佈公告稱,其董事長兼總經理李暉因涉嫌串通投標罪於當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順義分局刑事拘留,相關事項有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公司經營一切正常。

據此測算,鼎暉投資、宏鷹投資現已套現金額分別達到1.00億和0.92億,相較於總投資成本還有超過一半以上的投資沒有落袋為安。而統計存量持股時牛妹發現,鼎暉投資還有182.66萬股、宏鷹投資則還有100萬股,分別占流通股(含鎖定股)比例的2.05%、1.12%。

自今年二季度開始,除鼎暉投資略微減持外,其餘兩家的減持計劃已經暫停。而相比於二者已經開始的股權減持計劃,同為發行人股東身份的勵構投資,則顯得尤為淡定,至今一股未減。如果說後者是因為實控人控股而有繼續持有的必要(李暉持有勵構投資19.20%財產份額並擔任其執行事務合伙人),那麼前者當前的減持擱淺或是出於等待的原因。

突擊加持的創投或將賠本鼎暉投資、宏鷹投資是以增資入股的形式在2015年11月進入風語築股東序列的,彼時分別以貨幣向股份公司增資3120萬元、2613萬元,其中新增註冊資本分別為400萬元、335萬元。

本文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理財不二牛。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理財不二牛(ID:buerniu5188)註意到,包括鼎暉投資、宏鷹投資和勵構投資在內的公司實控人持股平臺,當年曾在公募基金大舉撤場之時蜂擁加持,投資成本數以億計。然而,時下的個股行情已讓各家投資人進退兩難。

隨著持股的解禁期已到,兩家投資機構自2018年底開始按最大減持比例1%出貨。2018年底~2019年三季度,鼎暉投資、宏鷹投資分別在2018年第四季度減持291萬股、290萬股;2019年一季度減持291萬股、280萬股;2019年三季度減持35.24萬股、0股。結合上述各階段個股股價均價14.78元/股、17.71元/股、16.77元/股,套現金額分別約為2019年一季度4300萬元、4286萬元;2019年三季度5152萬元、4959萬元;2019年三季度591萬元、0元。

有分析指出,如果風語築的經營受到本次事件牽連,隨時間推移,其市值或將進一步被打壓。屆時,機構的總投資收益有可能因此而被消耗。